越南速報:用對方式 別讓愛心幫倒忙

立報╱呂淑姮 2012-06-04 22:28
討論 (+)
調整字級:

【記者呂淑姮越南報導】酷熱的越南盛夏,氣溫一度飆破40度,雖然沒看到有公司行號因此放假,但至少中午是休息時間。順化德山寺院的孩子們站在寺院前舉著歡迎布條,等待從台灣來的愛心認養人。

「有人半夜把孩子放在門口,院方甚至有在墳墓上撿過嬰兒……」透過翻譯,德山寺院的住持明宿法師說。每天要面對近2百人吃住教育的問題,德山寺院從獨自修行的佛寺轉變成孤兒收容所,除了寺院修行人,還有更多是來自台灣的善心捐款。

用「起點」形容越南服務工作,財團法人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定期在越南、台灣、雲南舉辦活動,邀請認養人與媒體前往服務地點,看一看當地受到幫助的孩子目前生活狀況。至善希望,透過這樣的行動方式,讓更多人可以確實看見自己發揮的影響力,也能繼續幫助他人,直到受助者成為助人者。

在幫助與接受之間,在受助者、非營利與非政府組織、官方代表之間,就如同人際關係一般,「做對的事」有時並非直接通往「好的結果」,如果缺少正確的方式、基本的尊重與認識,做好事反而導致災難的例子不在少數。

■越南中部農村中,貧窮家庭的孩子,在醫療和教育方面無法得到較好的照顧。(圖文/呂淑姮)

但比人際問題更加嚴肅的是,當災難發生需要善心捐款,接受善款的組織或官方如何使用,會直接影響到日後民眾看待「發揮愛心」此事。當人民、組織團體想要行善卻招來批評,此時該檢討的問題又在哪裡?該如何幫助別人,但不會越幫越忙呢?

近年來因巨大天災導致的毀滅性傷害不斷,國內外社會都願意發揮愛心,捐助物資與人力協助重建。但在媒體報導中,受難者、受助者能夠表達的機會,總是遠少於出錢出力的人。受到幫助的人們,畫面被定格在無奈、痛苦、茫然,然後一下子跳躍到了喜極而泣、迎向陽光。但在中間充滿衝撞的奮鬥過程,才是幫助與受助者都需要理解和學習的重要課題。

提供協助須考慮在地國情

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說,越南是至善基金會早年服務的第一個工作目標,但在海外援助方面,並非所有的NGO組織都可以順利進行;早期也曾因為只有愛心、忽略在地國情,無法和越南政府有效溝通。他以莫拉克災後重建與都會區原住民事務為例:「不同族群和國家有著相異的文化,要從陌生到願意一起合作,需要各方面的努力。」

新北市五股伯特利就是個特別的例子。傳道盧秋月一開始對於外來組織不願接受,雖然伯特利的狀況需要協助。五股伯特利是「都會區的原住民部落」,原住民師生在此發揮部落特有的互助和分享精神,在法律尚未完備前,可以照顧彼此,讓家長安心工作、小孩受到照養。近來,盧秋月積極為伯特利發聲,讓更多社會大眾了解問題,看見現行法規制度需要改進之處。

同樣的,在莫拉克災區的那瑪夏,目前擔任高雄市政府重建會副執行長的阿布?也曾在莫拉克相關研討會上說,災後那段時間,有太多資源搶進部落,更有著太多太多的人不斷告訴部落,族人可以如何進行重建、可以如何過生活……「這些都是善意、資源、愛心,我們都可以理解。但這是誰想要的重建?」但阿布?也強調,如果想要幫助別人的人,無法理解、也聽不見對方真正的需求,看不見文化差異的協助,會是另一場災難。

讓施與受都保有尊嚴

在越南,受助者對抗的是貧窮與疾病。這些失去父母親人、罹患絕症、家境窮苦的孩子,換上美麗的舞衣,表演精心排練過的舞蹈,旋轉裙襬搖曳生姿一如水蓮綻放,讓來賓用力鼓掌。還有學生特地練了笛子,在狹小燠熱的租屋中,表演給認養爸爸聽。也有孩子運用自己的專長烘焙蛋糕,讓認養媽媽在越南也能過母親節。

「NGO要讓認養人和受助者都能了解,無論是哪一方,都是有尊嚴、能夠自主的。」無論是表演或是做蛋糕,洪智杰說,最重要的一點在於:要讓被幫助的人了解,不是接受他人協助就是失去尊嚴,每個人都有需要幫忙的時刻,也期待每個人都能有幫助別人的時刻。

但也不可諱言的是,對於人性而言,所謂「善的循環」意味著「總有一天好運輪到自己」。行善究竟為了誰?如何拿捏平衡的方式?如果我們要再度面對,協助彼此在風災、地震中重建,你是否願意按照所需者的方式,盡力尊重對方的意願?要讓施與受一樣有福,就讓施與受者一起學習成長,理解更好的協助之道。(系列完)

蕃新聞新版 馬上試!

加值服務
優惠情報
新聞專輯
NEWS最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