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主席如何不對中國說不?

美麗島電子報╱郭正亮 2012-06-04 14:27
討論 (+)
調整字級:

蘇貞昌於5月30日就任民進黨主席,但就職演說一反預期,並未針對兩岸議題有所著墨,只依循黨綱精神照本宣科,提到「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」等三個保證,重點在呼籲黨內團結。

競選黨主席期間,蘇曾表示民進黨要調整兩岸政策:「面對不斷變化的中國大陸,態度要開放、方法要靈活、要與時俱進,要不斷變動的去了解他們」,並表示將「透過對話凝聚中國政策,只要時機、條件適當,將不排除前往中國訪問」。

當選主席後,蘇也表示將恢復「中國事務部」,並可能修改黨章,設立具有決策性質的「兩岸關係委員會」,以便有效整合全黨的兩岸政策。但由於事關重大,加上立法院休會在即,蘇主席很可能等到7月改選出新一屆的中執會後,才與中執會共同商議兩岸路線的轉型策略。

對蘇主席來說,原本6月所設定的核心課題,將以促成跨派系合作、整合立院黨團、發揮有效制衡、醞釀馬蘇會為主軸。

黨團寧左勿右:態度不開放、方法不靈活

即使立法院即將休會,蘇主席仍須正視6月底即將召開的第八次江陳會,其中所涉及的兩岸投資保障協議,不但攸關大陸台商的權益保護,也是中資來台布局的必要前提。針對投保協議的內涵及定位,民進黨不可能默不表態。

此外,中日韓即將啟動FTA談判,一旦洽簽完成,根據中經院估計,台灣貿易條件將大幅惡化,不但總進出口貿易將銳減3-4%,總產值也將大減159億美元,馬政府因此憂心忡忡,更希望加快兩岸經貿自由化。閣揆陳冲即表示,將在明年底前完成ECFA後續協商,包括洽簽服務貿易協議+商品貿易協議。

換句話說,面對馬政府來勢洶洶的兩岸經貿布局,蘇主席根本無從迴避,很可能從6月下旬開始,就會被捲入兩岸議題博奕,從此愈陷愈深、愈打愈大。聯合報社論甚至還建議馬政府,馬蘇會乾脆以「高雄經貿示範區」為討論重點,一方面讓台灣經濟有所突破,一方面也檢驗蘇主席的兩岸轉型誠意。

可預期的是,馬政府一旦在6月中旬擺脫瘦肉精美牛糾纏、平息油電雙漲風暴、結束證所稅爭議之後,必將全力挺進國民黨相對擅長的兩岸議題。還在等待7月中執會+中常會改選的蘇主席,恐怕必須對兩岸議題立刻上手,並沒有以逸待勞的準備空間。

問題是,相對於蘇主席所期待的兩岸轉型方向──「態度要開放、方法要靈活、要與時俱進」──民進黨今年以來的兩岸政策主張,仍以「寧左勿右、安全掛帥、全面說不」的保守路線為基調,不管是針對大陸擴大農漁採購、專案核准金門大橋、鬆綁陸生三限六不、陸資來台、陸資投入公共工程、吳胡會提出「一國兩區」、博鰲論壇吳李會、黨公職+前政務官參加海峽論壇、馬就職演說改提「一個中華民國、兩個地區」、高雄經貿示範區,全都採取「態度不開放、方法不靈活、向國共說不」的一貫反對立場,幾乎從未提出另類的正面主張,與蘇主席所期待的開放靈活,明顯相去甚遠。

如表一所示,2012年2-5月民進黨(包括中常會、立院黨團、個別立委)反對兩岸開放的各種言論,並未因為1月14日總統敗選,導致政策調整:

獨缺正面主張:安全掛帥,反彈為先

最典型的反對開放邏輯,就是國家安全掛帥,擔心中國矮化台灣、擔心中國對台統戰、擔心中國對台滲透、擔心政府管理不善。以今年2月國台辦副主任鄭立中的來台走透透為例,鄭本意在考察基層農漁需求,以便落實未來對台農漁採購,但由於鄭參訪各縣市之前,都未通知民進黨地方首長或民代,都由國民黨縣市長或議長、甚至由國民黨落選民代陪同,因此不但引起民進黨的極大反彈,同時也加深了民進黨既有的國安疑慮。

問題是,民進黨上綱到國安層次批鄭,是否有助於加強民共交流?是否有助於扭轉台灣人民對民進黨動輒政治掛帥的刻板印象?是否有助於凸顯民進黨的兩岸事務處理能力?──答案恐怕都是相反。

另如反對馬政府專案核准引進大陸施工船及技術人員,參與興建金門大橋,也同樣只會強化金門人對民進黨的反彈。金門大橋縱跨李登輝、陳水扁、馬英九三個時代,一再流標,已經讓金門人望橋興嘆十幾年。馬政府決定引進大陸協助,只是便於興建而已,輕率上綱到國安疑慮,不但文不對題,而且毫無實事求是的精神,明顯不了解金門需求。

另如反對鬆綁陸生「三限六不」,包括「限校、限量、限域」、「不加分、不影響招生名額、不提供獎助學金、不允許校外打工、不可考照、不可續留台灣就業」,其中部分規定,並不符合台灣對於一般外國學生待遇,明顯對陸生有歧視政策。民進黨作為與全球改革潮流同步的政黨,如何自圓其說?

另如反對陸資投入公共工程,民進黨立委恐怕也不太了解地方首長的實際需求。事實上,由於地方政府財政困窘,不少民進黨執政縣市,也不排除陸資投入地方公共建設,或延攬陸資參與地方公共工程BOT。民進黨立委輕率上綱到安全掛帥,只怕屆時陸資來台之後,將會出現自家立委打自家縣市長的難堪局面。

最大意外,是財經專業出身的前台南市長許添財,竟把經濟部為了延攬大陸台商回流的高雄經貿示範區,曲解為「專為中國進入台灣市場打造」的「賣台計畫」!這種隨便扣人「吳三桂」大帽的恐共主張,不但駭人聽聞,恐怕連計畫所在地的高雄市長陳菊也未必贊同。

不對中國說不,考驗蘇主席膽識

面對2-5月民進黨立委對兩岸政策毫無轉圜的安全掛帥,我們實在很難想像蘇主席如何立即展現「態度要開放、方法要靈活、要與時俱進」的兩岸轉型承諾,也很難想像蘇主席如何在動輒「對中國說不」的泛綠氣氛中,勇敢邁出第一步,開始「不對中國說不」。

畢竟,相對於輕率上綱的「對中國說不」,有所選擇的「不對中國說不」,顯然要困難許多。「對中國說不」,只需要匹夫之勇,只需要潑婦罵街,只需要唯我獨尊,但要「不對中國說不」,就需要敢於面對黨內千夫所指,需要堅持「有理、有利、有節」的智慧,需要敢於突破萬難、堅持向前的膽識。

南宋楊萬里有一首詩,曾在黨外運動時期,廣受民主前輩引用:「萬山不許一溪奔,攔得溪聲日夜喧,到得前頭山腳盡,堂堂溪水出前村」。民進黨先進常以這首詩自勉,期待自己忍辱負重的民主堅持,終能從最初飽受阻攔的喧嘩溪聲,化為最終難以阻擋的堂堂溪水。

蘇主席素以「衝衝衝」的執行力著稱,針對兩岸政策轉型,他能否從難有共識的眾聲喧嘩,走向穩健向前的有序節奏,將考驗他的膽識智慧。

蕃新聞新版 馬上試!

加值服務
優惠情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