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m 蕃薯藤

yam 新聞

  • 首頁 > 即時 > 新頭殼 > 生活
  • 學生魏揚反服貿遭法辦 母親楊翠感性力挺

  • 新頭殼/新頭殼newtalk-

新頭殼newtalk2013.12.10 王立柔/台北報導

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多名學生與義務律師,在被訂為「世界人權日」的今(10)日,站在北檢辦公室前,為日前參加反服貿抗爭而被移送地檢署的林飛帆、魏揚發聲,強調上街的學生手無寸鐵卻遭司法追殺,並在「人權日」這天被傳喚出庭,相當諷刺。魏揚的母親楊翠則代替車禍受傷的他來到現場,表示在親人面對痛苦時,作為母親的她可以哭,也可以不哭,而她的選擇是永遠支持魏揚冷靜、理性但熱情地去實踐社會改革,並且承擔所有風險。

兩岸服貿協議自今年6月21日簽署後,許多民間團體屢屢上街抗議,其中,由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於7月31日發起的「奪回未來」占領立院行動裡,清大社會所學生魏揚、台大政治所學生林飛帆,隨後於9月份收到台北市中正一分局的傳喚到案通知書,11月20日更正式以「違反集會遊行法」及「妨害公務罪」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,成為反服貿系列行動的第1件被告,而今天正是檢方傳喚出庭的日子,也是「世界人權日」。

包括林飛帆在內的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多位成員,以及前來聲援的台灣農村陣線、反服貿黑箱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、憲法133實踐聯盟成員黃國昌、義務律師曾威凱等大約15人,下午聚集在台北地檢署辛亥路辦公室前召開記者會,共同表達他們對抗爭學生遭偵辦的不滿,也指出對「世界人權日」感到諷刺與哀痛,並呼籲有良知的法律人、檢察官,都應理解這些抗爭學生背後的議題、脈絡,不要濫訴。

除了林飛帆本人大呼「抗爭有理,我們無罪」,並強調面對司法時,「對這個社會最負責任的辯詞就是繼續行動」之外;前陣子因車禍受傷、今日無法出席的魏揚,則由目前是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的媽媽楊翠出面,從她的觀點發表心聲。

楊翠指出,3年前的今天,馬政府邀請她擔任景美人權館籌備處的揭牌儀式主持人,作為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,她有心和解,便答應了;3年後的今天卻又站在這裡,為兒子說明為何他要上街抗爭。「這很弔詭」,楊翠說,當她對歷史寬容,期望可以帶來現實上真正的和解時,所有事情卻一直往負面的方向走,司法不斷追殺這些僅用布條、口號和身體進行非暴力抗爭的年輕學生。

楊翠接著也娓娓道來,站在母親的立場,為何會支持兒子從事社運?她回憶魏揚的成長過程中,每個時期都講出如戲劇家、文學家等不同的夢想,但她通通支持,因為她相信年輕人是深思熟慮之後才去做的,包括批判現實這一點,她認同青年的主體性,絕不是「被利用」而上街,所提出的論述也建立在他們認知的基礎。

楊翠也強調,如果今天讓孩子看到不公不義,然後就轉身離去,那不是她該做的事情,所謂「好好讀書就可以了」也不是理由;楊翠反問,讀書是為了什麼?思想需要行動才有力量,她希望孩子可以冷靜、理性但熱情地去實踐社會改革,這其中一定有風險,但風險到了,就去承擔它。

「這些孩子可以走各種路,可是他們今天站在每個社運現場」,楊翠指出,社會上對於抗爭的學生有很多迷思,有人認為他們是英雄主義作祟,但她反駁,要當英雄也有很多種方式,選擇在街頭受風吹雨淋、忍受警察拉扯的抗議,絕對不是輕易的方式,青年們並不是為了風光出頭,何況上一代所種下的惡果,若年輕人現在不站出來,最後就要由他們來承擔。楊翠說,之所以支持孩子從事社會運動,也基於世代正義。

楊翠最後引用1位作家的文句,感性表示「欲通往宇宙,最明顯的一條路徑就是穿越荒野叢林,要通往光明,唯有穿越黑暗」;她表示,「當親人在面對痛苦的時候,一個母親她可以哭,也可以不哭。作為一個可以哭也可以不哭的母親,我會永遠支持我的孩子,希望他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,並承擔所有風險。」

  • 一手快訊
  • 人氣推薦
最新生活新聞